在第三次被傳出“雙規”時,曾任三門峽市委書記的連子恆真的被“雙規”了。8月17日,河南省紀委通報稱,連子恆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事實上,這已是連子恆從2008年離任三門峽市委書記後第三次深陷“雙規”傳言,前兩次均停留在傳言階段,這一次傳言成真。63歲的連子恆去年1月被免去河南省人大常委會秘書長職務,此前他曾在河南省三門峽市工作7年之久,歷任市長、市委書記職務。(8月30日《經濟觀察報》)
  這位“連大人”自從2001年在三門峽市主政以來,除了為人豪爽,江湖義氣太重之外,就是以賣官聞名了。只要肯掏錢就能買到官,他當市委書記的能賣,專門負責管理組織問題的組織部長也不含糊,他賣一個,組織部長也賣一個。為了更有利於“市場競爭”。連子恆不僅連人品、作風、學歷等都不在乎了,更把價格放低到了連買官人都不敢相信的地步,以至於一位買官者公開宣稱,“沒想到一個副市長還是挺便宜的。我準備了200多萬,結果只花了100萬就把事情辦成了。”而這位後來當上(準確的說應該是買到)副市長的人只是一位高中夜校畢業,靠收啤酒瓶子為生的街頭小混混。
  俗話說“物以稀為貴”,連子恆之所以能把官“賤賣”,一是這種烏紗的資源對於一個市委書記來說太豐富了。從副市長之下,縣處級、科局級及鄉鎮長等,幾乎賣之不完,售之不竭。更不用自己花一分錢製造成本。二是三門峽的官場猶如自由市場,沒有監管,更不用繳納任何一種“管理費”,所銷售的收入不僅100%的是利潤,更能100%的裝進自己的腰包。正因如此,連子恆的賣官生意才會如此的紅火,更如此的肆無忌憚。於是,有權力賣官的賣官,沒權力賣官,崗位、編製等也都成了“商品”。官場變成了“自由市場”的三門峽市好不熱鬧。
  按說,不管什麼樣的職務,只要能掌握一定公權,這個職位都是國家和人民的,而要想得到它不僅要經過艱苦的努力奮鬥,擁有一定的成績和貢獻,更要經過嚴格的組織考察研究及公示。而這樣的組織程序不僅很健全,掌握組織考察監管的部門和人員更是一個不缺。但是我們看到,掌握公共權力的烏紗儼然成了連子恆口袋裡面的“私家商品”,想怎麼賣怎麼賣,想賣多少錢賣多少錢,一層層組織監管機構猶如擺設,甚至完全形同虛設,對這位市委書記的劣行不僅不管不問,甚至還在其中充當“皮條客”,在為虎作倀之餘順便分上一杯羹。
  連子恆這次終於倒了,但在我們為之興奮的時候,也不禁要問,三門峽的官場墮落到這樣一種境地,難道全是連子恆一個人的責任嗎?從連子恆主政三門峽以來,其買官賣官的劣跡從未斷過,更是愈演愈烈,但是這麼些年我們的監管部門哪裡去了?我們的那些組織程序,中央和國家頒佈的那些條例和規定都哪裡去了?如果有人在這其中稍微剛性一點,堅持一點原則,連子恆的賣官行為能夠這樣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嗎?官場變成了“自由市場”,烏紗更可以“賤賣”,這不僅是三門峽的恥辱,也更是我們整個社會的恥辱,而如果這裡的環境和土壤不進行一次深層次的蕩滌和改造,連子恆倒了,這個“自由市場”能倒嗎?
  文/朱少華  (原標題:烏紗“賤賣”顯示官場已成“自由市場”)
創作者介紹

1504

aogskib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